| | EN
搜索

25到38歲!這位老師為學生奉獻了整個青春

2021/09/26返回上一頁

       20076月的一天,從36路車起點站到終點,轉乘117路,再叫一輛“摩的”,貼著師傅汗涔涔的背,摟著他粗壯的腰,一陣風馳電掣后,四川托普信息技術職業學院藝術設計系教師劉可第一次走進學院大門,一同走進校門的女孩怯生生地問他:“學長,X棟怎么走?”。

       那一年劉可剛滿25歲。

       20219月,托普校門口的地鐵6號線運行將近一年,“摩的”師傅們早已隱匿蹤影。劉可走在校園,一個拖著行李箱的女孩問他:“老師,X棟怎么走?”

       一眨眼,劉可來到托普,已經過去14年了。


 

不懂造型,就是永遠在畫兒童畫

       托普B3教學樓,沿著最右側的樓梯上三樓,便到了劉可的辦公室。一眼望去,正對門的窗外是深綠色的樹頂,其余三面墻上掛著不下三十幅素描、油畫、水彩,墻邊是一排木框裱好的畫,那是已改好的、準備送展的學生實訓教學成果。

       “紅衣女孩上方飄蕩著白色人影,蔥郁森林中兔子正在躲雨...”每一幅畫都是一個故事,無論是造型、色彩、還是想象力,這些學生已經明白如何在第一時間抓住觀眾眼光,但在剛進校時,他們甚至連畫筆都不會握。


       掃盲——對新生進行大量繪畫基礎訓練,這是大部分進入托普數字藝術系動漫技術制作專業的學生都會經歷的一個既痛苦又蛻變的過程。

       “連工具都分不清楚”,劉可常常要從拿筆的姿勢開始教,“起筆和收筆就要兩節課”。學會握筆,接下來是繪畫的正式訓練,這才是讓劉可最頭疼的。

       素描是一切繪畫的基礎。如果按照以往以明暗素描訓練為主,短期內就可以創作出能夠送展的作品;但這也有一個致命缺點:光影會掩蓋結構缺陷。劉可認為,在繪畫中,最重要的是讓學生理解分析結構,造型、空間、透視才是首位的,“就像蓋房子,房屋的根基、墻壁等基礎結構就相當于繪畫中的造型,裝修就是光影效果,如果根基沒打好,裝修再漂亮,也有傾頹的危險”。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劉可提出,在掃盲階段,讓學生重點學結構素描,打好造型基礎,“不懂結構素描,就是永遠在畫兒童畫”。

       繪畫沒有捷徑,劉可借鑒了幼時少年宮學習的流程,首先是畫幾何體,石膏立方體、長方體、半球體,先方后圓,隨后畫幾何體組合,再畫小物件,水壺,煙灰缸等,最后組合物件揣摩畫面平衡。在循序漸進的練習中,學生逐漸明白透視的原理,為專業學習打下堅實基礎。

       除了改進掃盲課程,劉可還時刻關注市場動向,調整課程方向,讓學生更好就業。

原本的速寫課中,學生多畫靜物、風景,但考慮到動漫作品中人物偏多,劉可將素描課的重點調整為畫人物,80節課時人物繪畫就占到了60節,學生先練習畫鼻子、眼睛等單個部件,最后再組合人臉,這種練習方式還有利于提高繪畫精準度,比起大開大合的風景畫,人物造型偏嚴謹,對作畫精準度要求更高。

 

成立孵化室,培養學生職業素養

       為進一步培養學生職業素養,劉可還牽頭在數字藝術系成立孵化室。

剛接到成立孵化室的任務時,劉可非常為難。在他的印象中,孵化室是一個純粹理工科的概念,甚至是軟件專業的專屬,藝術專業里沒有這個搞法。


       “能讓學生強化操作,把創意變為動漫設計產品,這就是孵化室的主要內容。”一邊建立,一邊摸索。數字藝術系的孵化室就這樣誕生了,三個學生,一個老師,一間20平方米的辦公室,四臺電腦、四片數位板、五張桌子、五個插線板、一臺掃描儀、兩個鐵皮柜便是全部家當。

       劉可聯絡了一些在內文中大量使用漫畫、插畫的中低端刊物的美術編輯,與學生一道仔細研讀對方給出的用稿需求。一番討論后,他們決定走低價高質的路線,用不計成本、超出稿費標準、遠超出刊物用稿平均水平的繪畫質量來完成每一項設計。這種在同行人看起來無法理解,甚至有些“擾亂市場嫌疑”的路線保證了學生們作品順利發表。

孵化室成立不到三個月,三名學生就發表了7套漫畫、插畫作品,嘗到甜頭的刊物也很快把他們列為固定作者。


       學生拿到樣刊和稿費匯款單時那種神采飛揚的表情,與自己當初第一次發表作品時一模一樣。在劉可看來,在校期間能獲得真實項目的鍛煉,了解用戶實際需求、把握市場對繪畫風格的偏好,這些在常規課堂教學中無法得到的體驗,才是孵化室對于學生的最大意義。

       寒來暑往,送走一茬一茬的學生,又迎來一茬一茬的新生,托普學院在不斷的建設中一天天變樣,劉可也在日復一日的教學間從25歲走到38歲。

       歲月在變,環境也在變,劉可熱愛教學的心卻不曾改變。

91香蕉app下载安装ios版-香蕉频蕉app官网下载-香蕉视频软件